全球高等教育从金融危机中复苏了吗?_太阳2官网
当前位置: 太阳2官网 > 海外趣闻 > 全球高等教育从金融危机中复苏了吗?全球高等教育从金融危机中复苏了吗?

全球高等教育从金融危机中复苏了吗?

发布时间:2020-03-27 12:16内容来源: 点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和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数据的分析表明,对学生的支出表面上看起来有所反弹,但高等教育投资的一些基本方面可能已经永久性地改变了。出国留学网小编带大家一起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众所周知,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对许多国家的公共高等教育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它在几个国家留下的阴影,要么是多年的紧缩,迫使越来越依赖纳税人资金的大学削减开支,要么是导致大学更加依赖学费等私人资金来维持预算。

  但随着我们最终从21世纪10年代里的经济危机中挣脱,在金融危机后的公共财政背景下,人们见证了许许多多的变化。大学的公共资金是否正在复苏?是否有系统被永久地改变了?有哪个国家在很大程度上逃脱了这种破坏吗?

  来自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等全球组织的数据,有助于说明不同国家在大学支出方面对危机的反应。

  衡量政府为每名学生提供高等教育的初步开支,根据通货膨胀和不同国家不同的生活成本进行调整后的结果显示,表现最差的是爱尔兰和西班牙。从2008年至2016年,爱尔兰对学生资源单位的公共投资下降了三分之一,西班牙下降了21%。法国(下降11%)等其它欧洲国家也遭受了重大打击,而瑞士等一些国家的公共支出相对较高,但逐年有所变化。

  尽管面临金融危机,尽管它们的基数很低,仍落后于许多国家,但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大学体系的资金仍大幅增长。像智利(增长105%)、波兰(增长75%)和巴西(截至2015年增长31%)这些国家就是例子。

  但有一个国家,尽管它已经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它在此期间出乎意料地保持了投资增长,这个国家就是瑞典。到2016年,瑞典政府对每个学生的支出较2008年增加了18%,公共资源单位的支出超过2.1万美元(合1.6万英镑)。

  瑞典高等教育机构协会(Association of Swedish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秘书长玛丽塔•希利格斯(Marita Hilliges)表示,瑞典的大部分研究资金都是通过大学而非研究所提供的,这一事实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平均每个学生的增长。金融危机对瑞典的打击也比其他许多国家来得早。但她表示,保持该行业的资金稳定也是一个政治选择,高等教育为年轻人提供培训,因此被视为解决失业问题的一个关键途径。

  她还表示:“在现代,我们的部门没有大幅削减预算。我们一直被用作劳动力市场的监管者……因此(高等教育)一直是解决就业困难的政治工具。”然而,她说:“瑞典的一个担忧是,由于竞争极其激烈的体制,大学需要花费大量资金来赢得研究经费。就像所有竞争激烈的系统一样,光是竞争就需要大量的资源。这是瑞典经常讨论的一个问题,因为与其他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国家相比,瑞典有高水平的竞争资金。政府和所有的政党都说过他们想要改变这一点……因为他们没有找到最佳方案,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采取真正的行动。”

  欧洲大学协会(European University Association)治理、资金和公共政策发展主任托马斯·埃斯特曼(Thomas Estermann)表示:该协会很快将发布有关欧洲高等教育的最新公共资助观测(Public Funding Observatory )数据,瑞典的情况表明,瑞典的情况表明,当你“放大”这些数据时,即使是富裕的国家也会面临挑战。

  他说:“如果(竞争性融资)太高,那么你就会在这方面投入大量资源。这是一个效率和有效性的问题。那些更多地采用学生捐款制度来弥补公共资金损失的国家,比如英国,也可能面临其它效率成本。”

  埃斯特曼表示:“(如果)你更多地转向通过学生的私人捐款提供资金,即便是贷款支持,显然,这加大了(各院校之间)相互提供同等价值的压力,而这并不总是与教育质量有关。”

  此外,在美国,这也是一个经常站在辩论前沿的讨论话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数据没有显示出2008年至2016年期间每个学生的相对公共支出,但国家高等教育执行官员协会(State Higher Education Executive Officers Association)的最新数据显示,自经济衰退以来,州政府对公共机构的资助仍下降了11%,尽管地区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差异。此外,学费已经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的数据显示,如果包括公共和私人资金,情况会随着时间变得更加稳定。

  经合组织教育与技能理事会(education and skills directorate)负责人安德烈亚斯•施莱歇尔(Andreas Schleicher)表示,在“大多数情况下”,成员国公共资金的减少“被私人资金份额的相应增加所抵消”。

  他表示:“西班牙、爱尔兰和意大利的情况就是如此。与2005年相比,2016年这些国家的公共基金份额下降了约10个百分点,但私人基金份额的增幅与此相当。智利等其它国家则看到了相反的转变。”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也显示了学生人数的波动是如何影响这些数据的:由于资金跟不上生源的增长,澳大利亚减少了每个学生的支出。但是,无论如何衡量或指导资金,是否有系统可能已经被危机永久性地破坏了呢?

  埃斯特曼表示:“这里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多年资金不足的长期影响,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可能承受的压力方面。近10年来,资金大幅减少,这意味着……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肯定会有积压。有些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在这方面,我认为,融资形势将永远不会像2008年那样。当考虑到大学将被期望并且经常被监管减少他们的碳排放时,这些考虑变得更加重要。”

  埃斯特曼说:“我认为,对许多系统来说,这是未来的一大挑战。你可以看到,在未来的十年里,将会有更大的压力来调整你的基础设施以适应绿色议程……这指的是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最近宣布的《绿色协议》(green Deal)等计划的影响。”

  埃斯特曼补充称:“由于这种情况以及近期的资金不足,“未来可能会有解决基础设施投资的强烈需求,这对许多机构来说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推荐阅读:

  荷兰高等教育体系介绍

  意大利高等教育学制介绍

  新西兰高等教育体制简介

  印度的高等教育正在枯萎?

  日本高等教育体系:高等教育机构类型以及大学学位设置

顶一下
({dede:field.goodpost/})
{dede:field.goodper/}%
踩一下
({dede:field.badpost/})
{dede:field.badper/}%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